驚驚長大(摘錄)

臨床心理師 洪仲清2015.05.30



一個小女孩在今天早上宣告不治,看到消息的時候,一時半刻,止不住想哭的感受。

我因為工作的關係,常要面對許多孩子在學校、在家裡的困境。有時候,大人因為自己的情緒管理問題,讓孩子平白蒙受讓他們身心受創的對待。於是,我的職業病,便讓我在帶孩子長大的過程中,不自主地想到比一般家長所知多很多的故事與案例。尤其今天早上的新聞,又勾起我害怕的情緒。我得坦承,有時候,我帶著孩子往前走的每一步,真是膽戰心驚,我常要鼓起勇氣。

然後,我要常自省,去區分,我的害怕,是來自真實或想像?是我的害怕,還是孩子的害怕?我會不會由於我的害怕,限制了孩子的成長?我說服我自己要勇敢的過程中,會不會可能讓孩子失去我的保護?很多想法,我常沒有標準答案。所以,我現在越來越清楚,硬是想要得到標準答案,只是想讓內在的動盪安然,並非真實外在有個斬釘截鐵的答案。

放手本來就會有風險,孩子跌倒也不見得能立即爬起來,受傷了可能難以痊癒,受挫可能一下子大到孩子沒辦法承受。想時時護衛在孩子身邊,但我又看到,直升機父母所帶給孩子的無奈與壓迫。我真的不知道,管與不管之間,有沒有一條清楚的線?人活著就是很難不焦慮,焦慮到最後,就是「無常」對著我們招手。「無常」真的來了,它可以用超過一百種理由,把孩子從我們身邊帶走。

所以,我知道,我要先消化我的害怕,再來面對孩子。至少我知道,我不需要用我的害怕,來增加孩子不必要的害怕。孩子有害怕才懂得保護自己,但是重複暴露在新聞之前,大人任由自己的恐慌傾倒在孩子身上,那就不必要。因為過度的害怕,會讓我們失去生活的能量,讓我們不敢跨步向前,不敢堅持自己的方向。今天,我覺得我們有正當理由,害怕、哀傷。可是,我們也該學著堅強,給孩子做個榜樣。

願小女孩的父母家人、老師同學,替小女孩好好照顧自己。這段時間,相關的當事人都不好過,不用強忍悲傷,但也不要忘了尋求幫忙。學校輔導系統應介入,好好跟孩子們,把這件事談清楚,多些動態的活動,可以多少替代性地宣洩哀傷。讓我們社會大眾,彼此鼓勵、加油,用社會的力量,來化解集體的難受與恐慌。用溫暖與關懷,讓家人知道,不管有什麼不愉快,在這樣的事情發生後,我們知道,我們願做彼此的支持與後盾。
創作者介紹

一年三班 愛的園地

香君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